脉脉麦

【Brolin】如今(一发完)


写在前面:第一次写同人,纯属意淫,与真人无关。如果觉得不合适请告诉我我就删帖QAQ

不喜请喷,我我我我我能受得了(ಥ_ಥ)。

正文:

夜很黑了,但是Bradley周围灯火通明,来来往往忙碌的人,不时有一些探寻的目光投向他的方向。他把浅色的鸭舌帽又压了压,双手有些百无聊赖地插在口袋里。

刚才那个后台的小姑娘自告奋勇帮他去看Colin卸完妆没有,结果到现在都没回来,Bradley突然有点后悔,他该直接发短信的。

掏出手机,打开联系人,c,他的手指悬在那一栏。落不下去。四年了,从没落下去过。他短促地笑了一下,深吸了一口气。这个季节不该冷的,但他确定他的手有一点抖。

“在这儿!”他的身后突然响起女孩子雀跃而带一点炫耀的声音,“就是那里!Hey,Bradley!久等了,我们好不容易才溜出来!”

女孩话音刚落,一个低沉的声音轻轻地咳了一声,那声音带点空虚的不确定,几乎弥散在夜色里——但Bradley几不可见地微微僵住了,于是声音的主人知道他听见了。

Bradley缓缓吐出那口气,紧绷的肩部随之微微垮下来,像一条正在破碎的冰河。他终于弯起嘴角,慢慢转过身来。他站在路灯下,而对面的阴影里只有一个身影,那个女孩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,抑或是躲在了某个他们目力所不及的地方,无所谓了。

他眯起眼睛,在这四年里眯眼睛渐渐成为他习惯性的表情,带着些许礼貌的掩饰和推拒。看吧,养成一个习惯也并不难。

稍稍长了点肉,Bradley下意识地评估着,不过还是偏瘦。他突然不合时宜地走了一下神,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天。那天片场中午的伙食不错,他们搭伙去吃饭,在有点尴尬的气氛里讲着各自的冷笑话。那时Colin害羞得要命,还常常脸红,不过Bradley倒不是从一开始就敢于取笑他的。看到烤肉的时候Bradley笑着轻轻碰了碰Colin的胳膊,“多吃点,伙计,你可实在太瘦了。”Colin也笑了,眉头微微皱起来,使这笑容显得有点苦恼。“呃,”他吞吞吐吐地开口,“其实……我是素食主义者。”“噢!”Bradley挑了挑眉,显然没料到这个,一时也有些不知所措。Colin赶忙解释:“呃,就是,我的家庭,你知道的,信仰天主教……”Bradley抬手搔了搔头发,犹豫着开口:“呃,抱歉,我不知道……我是说,我无意窥探……”Colin皱皱鼻子,笑着捅了他一下:“嘿,别这么无聊,我还以为是在跟初中校长讲话呢!”Bradley楞了一下,随即大笑,他们两个的肩膀一耸一耸的——算起来,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大笑,那时的他们都不知道,后来的五年里这样的笑声始终伴随着他们,以致一生都别想摆脱。

对面的人先打破了沉默,依旧是低沉的声音伴着浅浅的笑:“别来无恙,我猜?”说着,他从阴影中走到了路灯下。Bradley回过神来,笑着呼了口气,“是啊,是啊,”他有点手忙脚乱地把手机塞回口袋,“只是,既然来了现场,想来见见你。”

Colin没等他再开口。

等Bradley反应过来,Colin的手臂已经绕过了他的肩膀,一个拥抱。完全属于男性的,充斥着刚毅的荷尔蒙的拥抱,用力到臂膊的肌肉清晰可见,却只是松松地环住对方的肩膀,小臂极其短促地用力扣一下对方的脖子,然后立时放开。

但是足够了,四年的时光在一个不到三秒的拥抱中回流,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。

他们说着些什么,可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——语言是流淌在他们中间的一条河流,他们只隔河相望便已满足。

周围暗下来,身边的人流渐渐稀少,像极了当年他们即将收工的那些夜晚,只是他们不可能再像那时一样谈到天边破晓。那时他们像挥霍青春一样挥霍夜晚,两瓶啤酒聊一整夜,那些明明暗暗的灯光和酒精总让Colin的脸颊泛出好看的红色,可没有谁心猿意马,也没有什么鬼使神差。现在想来,大约从第一天就已经注定,从Colin毫无防备地将他的宗教信仰和盘托出,也许从素食主义者的自白,甚或那盘烤肉——该死的烤肉!或者什么都不是,什么都不是,只是命运罢了。

毫无预兆地,Bradley说:“我要订婚了。”他没打算说的,他发誓,但这句话就这么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溜出来,就像他已经想过千万遍。

最后一盏灯熄了,夜晚在那一刻真正来临。

黏稠的夜色仿佛实体化了,填满了他们之间的空隙,像岩浆一般涌上Bradley的胸口,他的面颊,他在窒息中确确实实地感到自己活着。夜晚挡住了他的视线,他看不见Colin的表情,但他知道他一定垂下了眼睛,他总是这样,像是做错了什么事似的。

回答来得比想象中快:“那……真好,恭喜你,我很为你开心。”最后一个音节在微颤中被夜色溶解,看不清对方的表情,但他们同时无声地笑起来,小小的,不是那么发自内心,但是送给自己的那种笑容。

告别的时候他们握了个手,然后Colin转身。

“Colin.”Bradley叫住他,没什么波澜的语气,并不急切,但很坚持。

Colin于是回过头,静静地等待着。

“有个问题,我一直想问的。”

“那天,那个冰淇淋,我给你做的,你喜欢吃吗?”

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,有点如释重负又带着苦恼的声音。

“Bradley,”Colin开口,语气有点面对胡闹的小孩子的无奈,“你知道的,我有乳糖不耐,我……”

“Colin,”Bradley打断他,用那种独属于他的执拗语气坚持着,“我没有问你能不能,我只问你喜不喜欢。”

Bradley知道Colin又垂下眼睛了。良久,Colin颤抖着开口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抱歉Bradley,我真的有乳糖不耐。”他转身,几乎落荒而逃。

9月20号。Bradley一个人在家,没有片场,也没有球赛,他开了一瓶酒。

在沙发上坐到终于坐不住,他打开电脑,登录Instagram,打了很多字,但当然没有他这些年删掉的多。发送——他的手指落下去了,这么多年第一次落下去。

这一天剩下的时间他去健身房消磨,他不需要什么回应,也不愿管那些流言。

等他再一次打开电脑的时候,ins爆炸一样的几千条消息让他望而却步,他只看了看自己的邮箱。

邮箱里只有一封邮件,来自一个已经四年没有在那里出现过的名字。

他深吸一口气,然后飞速地打开了它。

只有一句话,与他那长篇大论形成了鲜明而可笑的讽刺对比。

“那个冰淇淋,我很喜欢。”

Bradley笑了,全心全意。

End.

不知道我在这篇里的暗示会不会有点模糊,其实这篇主题就是“能不能”和“喜不喜欢”的问题。brolin两个人现在几乎已成定局,但是这不代表曾经的那些美好都是不存在的,遗憾不能抹杀过去,那是真正珍贵的东西,在那些回忆面前,结果的“能不能”反而显得并不那么重要了。

大概就是这样啦,这只不过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吧。希望他们两个永远幸福。

另:有gn指出科总吃素并不是因为宗教原因,非常感谢!但是这篇总体布局不好改了(其实就是懒),所以非常抱歉,大家将就看吧,当成完全虚构就好,没有误解宗教的意思。